En
04
May. 2020
金穗42 X 中山73巡迴影展-映後座談實錄 - 《合十》
4/29() 19:30學生組劇情E映後QA
出席影人:《合十》導演丁冠濠
 

 
Q: 故事如何發想?真的有這個傳說嗎?
A: 傳說是我自己想的。我平常滿喜歡看日本影劇、小說、動漫等,他們很常用傳說去穿插故事,我就想說也可以用傳說來串成一個故事。剛好我家附近就有很多廟,想試試看用參拜廟宇來串成一個故事行不行,就想成了這個故事。
 
Q: 導演是澳門人,澳門也有參拜文化嗎?
A: 澳門也會拜拜,但澳門是用教堂來分區的,而且我從小就讀天主教學校,比較常看到的是教堂,沒有那麼多廟。我來台灣後發現路上常常看得到廟,這個景色對我來說滿特別的。
 
Q: 片中音樂非常優美,導演如何鋪陳構思?
A: 一開始在剪接時,因為角色拜十間廟都沒講話,這個過程很長,音樂的部分我也煩惱了好一陣子,後來找到現在這個配樂師,他提議可以用一些拜拜會聽到的聲音,例如用中式樂器去做出叮叮聲。我本來給他的指令只希望音樂不要太多旋律,因為戲很細微,我不希望大家顧著聽音樂而忽略這些戲,有時候我聽了覺得旋律太滿,就會說這邊要少一點,就這樣慢慢溝通出來。騎YouBike那段用了交響樂,原本只是我剪接時參考用的,因為我覺得激昂的音樂有助我剪接,結果剪完後配樂說配得很好,他覺得這段戲就是要配這個音樂,還幫我找了一位小提琴家專門幫我拉這段音樂。
 
Q: 小倩的個性似乎沒有其他角色立體?
A: 我在寫的時候是先憑自己的感覺,寫完後有單獨找演員們聊了一陣子,再依據她們的個性去調整。我是把小倩定位為學校裡比較受歡迎,但又不是帶領大家的那種角色,我希望她表現出來的氣質,是長得很漂亮所以每個人都喜歡她、可以融入任何團體的那種人,所以個性上沒有把太多特質放進去,可能是因為這樣才顯得乍看比較沒有特色,拍的時候主要還是按照演員本身的特性去調整。
 
Q: 通常男生比較難理解女生小團體的情誼,導演是怎麼揣摩角色的心態?
A: 滿多人問我這個問題,說我一個男生為什麼會寫四個女生的故事。我有兩個姊姊,從小到大都生活在女生的世界,所以我比較會跟女生聊天,反而滿不了解男生的。
 
Q: 小畢是故事中的旁觀者,當初怎麼設定這個角色?
A: 我覺得每個人成長過程中,身邊都一定會有小畢這種人,總是在角落沒人理,又好像自己活得好好的。雖然最後走向有點不一樣,不過我最一開始是把她想成櫻桃小丸子裡面的野口同學,然後劇本寫完後,很多人建議我說還是要從其中一個角色出發,我再重新認真看一次劇本,發現自己比較像小畢,我一直都比較喜歡站在旁邊觀察別人、比較慢熱,後來就慢慢把一部分的個性放到小畢身上,所以從小畢出現後,這片子就是從小畢的角度看其他三個女生,也就是把野口同學加上我,合體變成小畢這個角色。
 
Q: 感覺導演本身是滿溫暖的人,片子也很溫馨,你的作品都是這個走向嗎?
A: 我現在還就讀台北藝術大學的研究所,還沒畢業,我也希望未來可以拍出溫暖別人的片子,可以跟觀眾互相理解,給對方一點力量。
 
Q: 有哪些聲音使用了擬音(Foley)
A: 很多欸,混音師之前跟我合作了好幾部片,已經培養一些默契,他對這部片也滿有想法,就問我要不要重新做Foley。因為我們一直在街區拍攝,很難確保每個場地都收得到音,像有些地方的腳步聲就收不到,他們就在工作室鋪一些泥巴,自己穿鞋子去走,做出腳步聲。片頭片尾手掌合十的聲音也是後來配的,我覺得拍手聲有點像童謠,我們就把它加入了節奏感。
 
Q: 場景大多是在夜戲,拍攝時有遇到困難嗎?
A: 拍攝上最大的困難是天氣,其他問題都還可以解決,只有天氣沒辦法解決。因為台北很常下雨,我們總共拍了七天,拍的時候一直斷斷續續在下雨,常常拍一拍就要躲雨,再趁雨停趕快拍完。另一點是天光問題,劇情要呈現夜深人靜的感覺,所以只能在晚上10點、11點以後才可以拍,然後早上5點多天就亮了,所以拍攝時間很短,每天都拍得很趕,拍一拍就發現怎麼又天亮了。
 
Q: 廟的名單怎麼決定?
A: 這些廟都在我家附近,我有先蒐集附近一些廟的清單,然後再去制定路線,我希望路線是真的順,而不是跳著走,所以我選了一個在台北真的可以順著走的路線,我自己也走了幾次,走過後才會發現原來那邊有間7-11、有YouBike等等,慢慢才把劇本修改成現在這樣。


返回前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