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
04
May. 2020
金穗42 X 中山73巡迴影展-映後座談實錄 - 《看無風景》
4/25(六) 14:00得獎影片映後QA
出席影人:《看無風景》導演詹博鈞
 


Q: 這部片的靈感來源?
A: 起初是回想我和家人去參加阿嬤喪禮的記憶,片中我爸爸的處境,讓我覺得他悼念阿嬤的心情和阿嬤的過世之間產生了某種隔閡,這件事一直讓我有點心疼爸爸,到現在變成了回不去的遺憾,想藉由創作去抒發這樣的遺憾並與觀者溝通。製作總時長含編劇大概花了2年時間,也因此研究所延畢了(笑)。

Q: 紙張的特殊材質是怎麼做的?
A: 我認為將喪禮的元素呈現在畫面上比較有意義,所以紙材採用了一般燒紙錢用的金紙,我把它拍攝起來當作畫面的襯底。

Q: 是特意找喪禮的樂器來代替人聲嗎?
A: 對,當初就是想用喪禮的樂器去配。配樂師的想法是,動畫裡是一個比較寫實的狀態,他想去強調角色內在情緒的變化,所以用喪禮的配樂去反映角色的動作表現,讓虛構跟寫實產生某種平衡的呈現。

Q: 片中角色分別是用什麼樂器呈現?
A: 小朋友是使用中國傳統樂器的小鼓去點綴動作,大人則會用嗩吶和二胡。雖然二胡好像並不常在喪禮中出現,但我覺得二胡的聲音有種滄桑感,就還是想把它加進去,所以跟配樂討論,配合大人的動作去呈現。

Q: 怎麼會選擇用水墨作為創作媒材?
A: 當初是看到席德進用水墨畫去呈現台灣山水,我覺得水墨是很東方的美術媒材,用來描繪台灣山水非常貼切,可以喚醒我對這片土地及這些人事物的記憶,所以才想用水墨去表現我爸爸故鄉的景色,再配合金紙來呈現過往的記憶。

Q: 動畫中每一幅都是手繪再掃描嗎?有些地方看起來有風在吹,是怎麼做出來的?
A: 大部分是用Photoshop畫的,我嘗試了很多種筆刷,盡量調整到像水墨的感覺,有些則是實際用水墨畫在紙上,再去合成背景。風吹的部分也是一張一張畫的。

Q: 為什麼想用字卡來代替旁白?
A: 當初是看到向陽以及李長青的詩作,李長青的《彼陣》也是用現在角度去講過往事情的台語詩作,台語會讓我聯想到我爸爸,讀這些詩作讓我產生了很多靈感,所以每張字卡都是用「彼一年」開頭。對我來說,記憶本身就是無聲的狀態,我覺得用自敘呈現比旁白更貼近我的記憶,但我其實不太會講台語,就自己上網查這句台語要怎麼講、字怎麼寫。書法部分則是找了以前有練過書法的研究所同學來幫忙寫。

Q: 家人有看過這部片嗎?
A: 雖然家人有說想要看,但我不太敢給他們看,因為這部片反映我小時候比較哀傷的記憶,會怕他們也想到感傷的事情。

返回前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