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
23
Apr. 2020
金穗42 X 中山73巡迴影展-映後座談實錄 - 《請問是神明大人嗎?》
4/15(三) 19:30學生組劇情A映後QA
出席影人:《請問是神明大人嗎?》導演彭肇萱

Q: 這部片的創作理念?
A: 這是我2年前的畢業製作,一開始是想寫一個茫然又渴望非凡的人,另一方面是想寫關於來得及和來不及的人。我一直想拍科幻片,「美好昨日」遊戲的設定是女主角想要活在回憶裡,後來被另一個人提點說該回到現實世界,不應該執迷在過去。

Q: 學生畢製選擇拍科幻片,拍攝時有遇到資金或技術上的困難嗎?
A: 我之前也拍過科幻片,但這是第一次加入視覺特效。因台灣特效不發達,資金和時間又有限,後製要在2個月內做完,最後只好組內大家總動員,幾乎一半的特效都是劇組一起做的,因此也不小心習得了一些特效技能,之後在其他拍攝再遇到就比較知道要怎麼做了。

Q: 有些場景需要演員憑空想像來演出,事前有給演員功課嗎?拍攝現場有什麼指導演員的方法嗎?
A: 不論是不是科幻片,演員都有需要憑空衍伸情感或情境的時候,所以我們在事前就有跟演員排練過,像男主角設定是觀星的人,演員就有真的跑去山區研究星星,雖然影片中沒有特別提到這部分,但這就是演員的功課。女主角有些場景必須面對綠幕,我們會事先溝通情境,讓她當下比較好進入狀況,例如我們在場外讀秒,每8秒請她揮一次手。

Q: 關於男主角的設定?
A: 他是念舊的人,但沒想到一駭入遊戲就出不去了,重複輪迴了好幾百次後,才發現過去不如想像中美好,所以才會勸女主角趕快回到現實。結局的設定是男主角有找到方法跟外界聯絡,但這沒有正確答案,非常歡迎觀眾自由解讀。當初也發現很多我們同齡的人正處在灰色地帶,無法決定要不要往前走,我希望看完的人是被鼓勵的,知道自己還有時間,知道我們還來得及。

Q: 故事設定在未來,背景和美術設計的想法是從哪裡開始?
A: 有看大量的科幻片,例如《黑鏡》、《銀翼殺手》、《跳躍吧!時空少女》和《雲端情人》等等,尤其視覺上主要是參考《銀翼殺手》,想要營造出那樣的孤寂感,但我其實不喜歡科幻片控訴「科技帶來毀滅」的概念,我覺得科技是帶給人類許多方便,也不希望打造出灰暗或陰雨綿綿的科幻世界,我希望畫面是有彩度的,讓大家感覺「未來是明亮的」,做出與一般科幻電影的區別。

Q: 導演自己也嚮往能有「美好昨日」和「美好明日」這樣的虛擬遊戲上市,讓自己能回到過去或通往未來嗎?
A: 我也是念舊的人,我覺得現在的不愉快都是對比過去的美好時刻,所以「美好昨日」的系統應該也是現代人很希望擁有的科技,或是希望藉由「美好明日」去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、做平常做不到的事,但我自己不會去玩,因為那會讓人沒辦法走出來,畢竟都還是虛擬的。

Q: 「美好昨日」裡不斷重複循環的設定,是為了讓女主角期待下一個明天會更好?
A: 這遊戲的出發點其實不是要讓人感覺未來美好,而是想要凸顯過去的美好,但男主角已經被困在無限輪迴,就像遇到NPC永遠講一樣的話,所以他勸女主角回到現實。

Q: 道具及服裝的概念參考?
A: 我想像2030年的未來世界是沒有紙類的,所以堅持片中不出現紙。原本還有想抽掉某個顏色,但最後決定保留讓所有顏色都出現。現代人對未來的想像幾乎都是從科幻電影或影集來的,其實我自己對未來的概念很模糊,但我認為每隔幾十年或幾百年,人類世界都會有周而復始的循環,世界可能全部從頭開始,也許有第三次世界大戰,也許沒有手機、沒有網路了,但確切的想像是模糊的。
返回前頁